淘小铺官网-副业轻创业就选淘小铺

找到喜爱的工作,你会觉得这一生没有一天在工作。

​今天写的这些,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就躺在石墨里了。

无他,就是关于一封写给自己的信,一段在 WhatYouNeed 的记录。

我很少在这里写过 WYN,那这篇就当作这一年多经历的“走马灯”吧。

另外,如果你也担心过,在毕业一到三年后是否还可以从零开始,那希望这篇文章可以给你一些参考。


那天在会议室,我约了 Blake 半个小时,准备提离职。聊天的开端,可以用「干脆」来形容: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来跟你提离职。”

“好,你说。”

“我说完了。”

然后我们就像平日一样,在“哈哈哈”的配合下聊了 40 分钟。其实在提离职的前两天,我已经在开始在写这篇文章。

是一封信,想写给一年半前来 WYN 面试的自己。我想告诉他,在这段让我们“哈哈哈”的经历里,会交付什么、遭遇什么,以及,最后会变成什么。


Hi,坐在小小会议室落地窗前看车流的你:

没错,你现在坐的地方,是每个面试者的第一站。没什么特别的,这个房间方正且逼仄,所幸采光好,所以在你离开后,会有编辑们坐进来「自闭式码字」。

此刻你手边有一本《不管怎样,这就是 20 岁的我们》,是 HR 姐姐给的。

我知道你在想,这本书是不是因为卖不出去,才想出这种方法来销货?不好意思,我怂,直到现在也不敢把这个疑问问出口。

但在结束这次面试之后,你会回到家,用一天的时间,把这本书读完,并在记住了其中一句话:

对,你会被这句话里「桀骜的生命力」所打动。

桀骜的生命力,会成为你喜欢上这个团队的唯一原因。到后面你会发现,这已然是团队的基因。

我知道彼时的你,有在担心些什么:

第一,这份工作是否就是你真正热爱且能学到东西的?

第二,这个公司处于创业阶段,你是否能够待满一年?

毕竟,对于毕业两年半想跨行的你来说,一个叫「试错成本」的铃铛总会不时在你脑海晃荡。所以我希望我能尽量回答好这两个问题,为即将进入这家公司的你。


「如果你能够找到你喜爱的工作,

    你会觉得这一生没有一天在工作。」

上面这句话,来自克莱顿·克里斯坦森写的《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》。里面提到一个「动因理论」,大抵意思是,如何定义一份工作是你发自内心的愿望。

我想说,很幸运,这将会成为你接下来一年的状态。甚至,当你和一个女生走在月光底下时,你会告诉她,我要搞大 WYN。

她走在前头噗嗤笑了,但转头看到你神情坚定,她会说,我支持你。

对于刚经历过职场重锤的你,可能觉得不可思议。这种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?

「自我表达,感染他人。」这是你在走进这间办公室前,就在手机备忘录上写的话,对吧。

三月份,在一次周日读者选题会上, 我认识了一位做临终关怀的志愿者,她用“温馨”来形容死亡,用“温柔”来形容她所在组织做的事。如果你听了,也会觉得难以想象。而这让我十分想把她的观念,结合自己的经历写下来。

我知道,这一定会感染到一部分正在面对亲人病危或离世的读者,或者尚未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。

不幸的是,花了大概两周,改了四稿,依然过不了主编那关。他给了两个选择,“要么发二栏,要么继续改改。”

那时候是十二点多,公司灯火通明,打扫卫生的阿姨走进来,“靓仔,还没下班啊,今晚又这么晚。”这句问候,以后你会听到很多次。

我是有些绝望,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看着镜子里刚从夏威夷旅游回来的黑眼圈,心想,不改了,改不动了,二栏就二栏吧。

回到办公室时,Blake 突然双眼发光:“我刚跟 Acher 商量过了,我们不做那两个选择,我们,知难行难。”

哈?当时我的心情是:小朋友,你是否有很多问号。

什么是“知难行难”?

他说: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拿上摄像机,去记录他们这个组织,去亲身体验一次临终关怀呢?

只有把自己丢进一个 hard 模式里,才会发现更多可能性。

最后,在清明节往后五天,这个视频策划顺利出街,后台涌进很多“恐惧直面死亡”的读者说,想参加这个组织。

这会成为你所有视频策划的开始,也让你对这个世界的多元和美好,抱有更多探索的好奇心。

你会去了解性少数群体的亲子关系,你会好奇那个开硅胶娃娃体验馆的老板,你甚至在采访性教育讲师时上了人生中第一堂性教育课……

让一部分人被看见,也让一部分人有所思考,我想,你加入这个团队时「自我表达,感染他人」的期待,是会实现的。

套用书里「动因理论」的四个要素,做这件事会成为你「发自内心的愿望」的原因,就十分清晰:

1.你需要做有挑战性的事情

2.做这件事能获得认可

3.这个过程中你是带着责任感的

4.个人会得到成长

如果你问我收获,除了认知边界的拓宽,更重要的是「知难行难」这份意识。

《哈利·波特与火焰杯》里,邓布利多说过这么一句话,

“Remember, if the time should come when you have to make a choice between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easy.”

英语四级,我就不翻译了。

对于做内容的人来说,「容易」从来都是一个危险的讯号,某种程度上,选择容易就是在扼杀「可能性」,而可能性,往往代表了一个团队的生命力。

还记得我前面如何形容这个团队的生命力吗?

桀骜。

我想,这跟主编有关,也跟每一个「不做容易选择」的同事有关。这里的人有一种「死磕」的气质,死磕一个标题,死磕一个标点符号,死磕一个选题角度。

你也会慢慢变成一个这样的人。

但我务必善良地提醒你,做这个策划里遇到的困境和绝望情绪,往后还会偶尔冒出来。

别担心该如何应对,这也是我接下来想跟你说的,你需要接受一个事实:



「做真正热爱的事情,    总是伴随着痛苦的。」

你大概没想过,对于毕业两年半的人选择再次跨行(就算是喜欢的工作),意味着什么?

意味着你要接受一份「对比」:你的同龄人已经在这个公司当上管理层,而你从零出发。

意味着你要承认一个「差距」:年龄比你小的同事,有的已经积累了相当的行业经验,有的生来就是吃这口饭的,而你从零出发。

这些是我经历过的、而你也即将面临的,如果你不想经历这些,现在可以出门右转不送。

但,如果你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,去追回这些对比和差距,你还会失去一些东西:

你会因为逃不过「WYN 魔咒」而分手,进这家公司的人都要经历一次分手,而你不是幸存者偏差的那一个……

你会经常在凌晨 3 点洗完澡吹头发看发丝飘零,过年回家你爸会盯着你的额头说怎么头发比我还少……

你会在肝完几个项目去上海旅游想好好放松时,因为要改广告而缺席新裤子在的简单生活音乐节……

等等,我真的不是在敲退堂鼓,只是想给你作为参考,你还是自己做决定吧。



不过呢,站在离职的这个关口,我仍然想和你分享一份心态。《人物》在 2020 年第一期期刊,写了范伟。(对,就是演小品《卖拐》的那位)

他 16 岁师从陈连仲学相声,之后上春晚演小品,跟赵本山拍电视剧,抱着一个“追求艺术”的梦,他 41 岁才开始拍电影。这其实也相当于跨行,拍了十几年电影,直到 2016 年才得了金马奖影帝。

他说的一句话,希望在你以后在明显感受到那些对比和差距时,可以用来提醒自己:

“其实事实是晚了点,但是你也没办法,你就是自然而然地一步一步就走到那儿了。”

记好了,我们都要缓慢且坚定地走完这一生。

哦对了,上面提到的「知难行难」,还有另一层意思:

你会有 100 个理由想离开这里,但你会找到 101 个理由继续留下来。

当然这些理由,也会成为我离开之后的「怀念」



我会怀念跟林聪明在日本京都一家罗森便利店门口,一边喝酒一边聊「过山车式的爱恋」,然后惊醒般看向对方的眼睛:“这是一个选题。”

我会怀念跟 Acher 在白云机场改稿,几个小时后飞到成都的一个民宿里,他说:“亮司,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吧。”

我会怀念陈难在做完一个现场采访,清场之后和我说:脱衣服,拍裸照,这个景很棒!最后那张照片成了某篇推文的配图(?

我会怀念赶不上回家的高铁而跑去卢回的家留宿,他妈妈备好了毛巾和牙刷,然后他点了个螺蛳粉说:“你真该尝一口这人间美味。”

我会怀念 Blake 在一个凌晨两点半,发微信给我:“你真的是我今年找到的很重要的 Partner,我很开心。”一如我在面试前提出想加入 WYN,他说“来啦啦啦,你会开心的。”

……



咳,不剧透了,再说就没机会给你体验了。

你大可以放心地,在这里交付真心。“职场没有友谊”这句话在其他公司也许会奏效,但在 WYN 就是一句狗屁。

但,你仍要守住一些秘密,不然就会轻易变成八卦,或者,一个选题。

讲到这里,开头的两个问题也回答了,如果你还有什么问号,期待你自己去解答。

别担心,当你来到这里,会看到这个世界更多的切面和选择,也会产生更多的问号。

我想说,正是这些问号的「产生」与「被解答」,你才会变得更加明确。不是看到终点的那种明确,而是,你知道自己拥有自己的坐标和生命力,去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可能一些年后,当你回过头看这些被解答掉的问号,你会告诉自己:You had make a great choice.

这句话,我现在就可以对你说。

最后的最后,我已经准备启程去另一座城市了 ,我仍旧期待撞见更多的问号。

我们,宇宙辽阔,江湖再见。


本文转自:https://card.weibo.com/article/m/show/id/2309404517280758235149?_wb_client_=1

如有侵权,请尽快联系本人。

微信号:c731081769


加入淘小铺

微信添加官方导师(微信号:qy15608514358)获取邀请码,立刻成为淘小铺团队模式掌柜,开始你的轻创业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